一道一道地喝


去南浔,想投宿三碗茶客栈时,到门口一看简介,才知道客栈的名字就取意于南浔的三道茶。客栈的徐阿姨一脸笑容,说:“不好意思,客满了。那就喝杯茶吧。”她说的茶,是三道茶。正好走累了,而且这里临河,风景不错,就坐下来喝一杯,消磨时间。

 

三道茶是南浔招待贵客的茶,三种味,甜、咸、苦,要依先甜再咸后苦的次序,一杯一杯地喝。

 

这样的茶,我还是第一次喝。

 

第一道甜茶,当地人叫风枵茶。茶碗里放些“糯米锅糍”,这叫“蛋底”,加些白糖,用开水一冲,就可以喝了。我怯怯地喝了一口,甜香,糯滑,毫无茶味。问徐阿姨,她只说对的对的,茶在后面。在当地,也有人把此茶叫锅糍茶,名字跟它的做法有关:先把糯米煮成饭,把饭放在热铁锅,最好是南方乡下用的那种大铁锅里贴一会,等烧成锅巴,再用来冲泡,讲究点的,还要加点桂花。其实,这第一道甜茶就是南浔人的一款早点。这让我想起了家乡的罐罐茶,边喝茶边吃馍馍,茶喝完了,早饭也吃毕了。据说,南浔人以请吃风枵茶表示尊重,所以要喝完,而我第一次喝,口味对不上,浅尝辄止,真是罪过。

 

第二道咸茶,也就是南浔的熏豆茶。

 

一进南浔,我在小摊上就见到了有熏豆茶可卖,跑过去看了。没想到,它居然是三道茶的一部分。熏豆茶又叫“烘豆茶”,以熏豆为主料,加上其他辅料炒制而成——这些辅料有胡萝卜丝、橘皮丝、蓖麻子、白芝麻、少量嫩芽茶、腌蚕豆。显然,这要比我在塘栖古镇碰到的烘青豆茶复杂得多。熏豆茶要算三道茶里最考究的一道,胡萝卜要切成丝,橘皮也要切成丝,用盐腌制十来天,蓖麻子要在铁锅里炒熟,蚕豆煮熟也要用盐腌制,而且每杯茶里不能放得太多,三四粒即可。

 

徐阿姨送来了南瓜饼,端在一个精致的小瓷盘里。

 

这时候,从留荫芦客栈里出来了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,经过我时一脸的好奇。而我,一粒一粒地吃着熏豆,味道清远而悠长,甚至让我都想起小时候野外炸黄豆的往事——也许,这样的街景适合发呆和忆旧吧。

 

第三道苦茶,起泡的是安吉白茶。

 

当然,也可以换成西湖龙井。我想喝顾渚紫笋,可惜没有。顾渚紫笋是湖州本地的茶,在南浔古镇喝更有意思,这倒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而是在一方水土喝一方茶。这样的三道茶,韵味在于慢,在于一道一道地喝,体味日常里那份奢侈的从容。游人多起来了,前呼后拥地经过茶桌,于是,付了茶钱,起身告辞。

 

据说,太湖流域的寻常人家,至今还保留着喝三道茶的风俗,也是逢年过节款待亲友的首选饮品。而且,是招待“毛脚女婿”初次登门的必备仪式。一个“毛脚女婿”,只有喝完了甜蜜的锅糍茶、咸味的熏豆茶和清淡的绿茶后,才算过了“第一关”,倘若女方家不甚满意,就会喝不到熏豆茶,或者最后的绿茶。

 

不知道,这样的风俗还有没有?

也许,已经改喝咖啡了。

品茶 2020-08-19 18:54:44 通过 网页 浏览(110)

共有0条评论!

发表评论

更换一道题!